欢迎来到 - pc实力大群 【接待11190677】 ???
当前位置: 首页 > qq日志 > 空间文字 >

赵福全:资本是打通生态的粘结剂和催化剂

时间:2019-05-13 03:55 点击:
“未来汽车产业发展要处理好技术+产业+生态+资本的关系。”

赵福全:资本是打通生态的粘结剂和催化剂

  5月10日,第十一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在京举行。本次论坛主题为“勇气”,当下全球汽车产业处于深刻变革中,各种力量都在这场搏杀中争夺着一席之地,而面对这样一场战争,我们唯有带着勇气出征,方能看到胜利的希望。

  论坛上,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、世界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主席赵福全表示,产业的发展应依靠技术参与生态建设,但是一个技术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,资本是打通生态的粘合剂和催化剂。未来汽车产业发展要处理好技术+产业+生态+资本的关系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尊敬的杨院士,贾可老师,和玉东都是老朋友了,介绍我作为一个学者来演讲,实际上还是不合格的学者,但到清华已经满六年了,第七年了。

  这个蓝皮书做了11年,走到今天很不容易,我是主要的参与者。

  贾可说讲啥都行,我自己定了一个题目,对当前汽车产业发展一些热点问题我的一些认识,为什么做这个题目呢?贾可把很多事情都列了一大堆,他啥答案也没有,这些问题很让人焦虑,得来蓝皮书,否则就解决不了焦虑的问题,就产生不了勇气。

  我离开了企业之后,加盟清华,教书育人是一部分工作,主要的兴趣是深刻思考行业的问题,背后也有商业的目的,成为很多企业大佬们的顾问和私人教练。在过去六年里面我有更多的机会作为一个独立的第三方,跟很多企业的高管进行深层次的交流。既要当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,要问诊,也要开药方,比在企业做20年看问题不同的角度。我不卖车,也不造车,所以也没有任何私人的成见。在过去六年里面接触了大量国内外的整车厂、供应商、新造车企业、科技公司,包括能源公司,包括政府的领导,所以在不影响医患关系的情况下,我给大家分享一些我思考的一些问题。这个话题很大,贾可很多都点到了。

  跟大家谈谈我的认识,认识是我自己深层次的思考,这些问题太多,不可能讲的很细,我的PPT不是为这个会议总结的,有大量的信息。为了提醒我自己,来讲这个故事。跟很多的客户都是董事长、总经理,基本副总结出不多,所以这些东西不要看似好像高高在上,其实非常重要。所有企业老总的纠结不是在具体的有没有钱干电池的问题,电池该不该干,说起来容易,干起来蛮难的,里面很多问题。

  讲我的认识之前,过一下现在产业到底在发生什么,去年第一次28年的负增长,也让本来产业正在发生变革重构蒙上了一层阴影。等于雪上加霜了,我个人认为。实际汽车产业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在很早以前我更多管它叫产业革命。因为在很早以前大家讨论的问题是狼来了,因为造车新势力进来了,要革我们的命。最近时间我改了一个词叫重构,革命是什么呢?什么都可以推倒再来的,重构不是,重构一定要保留一部分,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建。在几年前讲新四化的时候,我就做了演讲,我说对新四化未来的畅想,作为贾可蓝皮书所有的拔一部分的内容。

  看这次产业重构,新四化是结果,真正背后是人类社会正在发生三大革命性的改变。一个是能源,为什么讲能源,没有讲电动化呢?实际能源我们要告别过去展望未来,太多的原因不展开了。发现机械传动不够了,要电动,电的来源是多种多样。发动机如果未来没有其他的对内燃机排放的要求,照样可以成为发电机也是电动化的一个最重要的支撑,千万别搞错了。因为赵教授是从教授的角度,要给学生讲课,把概念讲清,不是开玩笑。如果你都不知道你从哪来,你永远不知道你去哪。这是能源革命。

  第二就是互联革命,万物互联,告别互联网,进入物联网,万物互联,还有就是智能革命,这三大革命是带给所有产业都发生变化。但是对汽车产业更明显,这三大革命里面,大家就可以看到我们曾经习惯所谓的汽车产业链,这些都没有。一旦告别了传统的发动机,我们的能源所有的新东西就不一样了。互联不用说了,这些东西就是让传统车企焦虑的原因,让造车新势力跃跃欲试的原因。

  这个PPT我做了很多年了,叫三大革命带来六大革命性的改变,简单的讲,产业必须重构,因为汽车必须进入新时代,要想进入新时代,必须具有新能力。因为有新能力,就会有新机会,所以有进来者,也会有新焦虑,新挑战,因为你曾经是游戏里面的人。

  为什么重构听起来这么美好,编故事的话,让人春心荡漾,为什么落地这么难呢?这次变革之大超乎想象,变革范围也非常广。原来我讲产业无边界,后来叫产业变得模糊了,搞不清楚哪是真正的汽车产业了。因为车得用,所以出行算不算汽车产业呢?原来我们不不关注,核心的问题,落地难是广,而在广的过程中,大家都觉得要参与,但是商业最大的特点都想赚钱,都想独占。人性的贪婪在这里反映的一览无余,所以产业分工,商业模式的不到位,就造成了巨大的问题。这是我的基本理解。

  在这里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我认为发现产业重构的时候,车还是需要的,但是只有这个车行驶,得有灵魂,需要互联网的基因,科技公司进来,但是只有这个东西,产业重构最大的变化在于基础设施,环境、法规必须发生变化,政府必须参与,而这三个东西我提出叫1+1+1的模型。传统车企业在跟互联网公司合作,甚至自己建一些软件能力,以为自己什么都具备了。你永远不会拥有BAT的东西,你如果都拥有了,就不是汽车公司了,你就是BAT了。谷歌试图造车,如果把车造到丰田那种水平,就已经不是谷歌了。但是这两个能力都需要,你既要有强健的体魄,也要有聪明的才智,这能力既有硬的,也有软的,强调硬的时候就是传统车企,强调软的时候就是BAT公司。但都有这些东西,还得跑在智能的环境上,就是新的公路,联网,基础设施,新一轮产业革命,产业重构能不能抓得住,商业模式至关重要。谁都不能拥有三个一,只有政府能拥有所有的东西。你在我的地盘上造车,在我的地盘上用车,这就是这次产业重构国家的力量,也是很多国家最担心中国的东西。

  因为产业重构了,整个产业发生变化,对汽车能力提出了新需求,汽车这个能力必须更要满足使用。使用得在城市里面,在环境里面,我认为未来汽车能力的提供以及使用,必须和智慧城市的总体布局要结合在一起。要四个S,聪明的车,但是一定要有ST,同时要有SV,要有能源供给,更要在智慧城市里面,缺一不可。如果你缺任何一个东西,都没办法,但是汽车最终的诉求本质是什么呢?是要解决城市运行效率极度低下的问题。今天贾可派车去接我,一个多小时从清华赶到这儿,这就是城市效率低下。我在很多场合演讲都说,我加盟清华最幸福的一件事不需要上班了,不需要通勤了,要么工作,要么锻炼,这个改变是巨大的。城市不解决由于汽车带来的效率提升的问题,我认为未来城市就没有发展方向。核心是解决人流、物流、能源流,最后通过信息流打通的问题,这就是所谓的智慧城市的核心。但现在我们所有城市规划的人根本不懂车,就是在做一个伟大的世纪工程,笔直的路,两边都是树,根本进不去,也出不来,这都是问题。所以未来对产业发展,我认为政府的力量比想象的大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